LMS行政E化暨班級社群教職員工數位歷程檔線上手冊Login
文本分析—勸學(北一女中歐陽宜璋老師)
by 李筱涵 2018-08-22 10:24:43, Reply(0), Views(671)

哲思類

5. 先秦 《荀子.勸學》

 

導讀

〈勸學〉是荀子的代表作之一,用長篇的論說闡述為學的重要。全文以『學不可以已』為主軸陸續鋪陳論述。本文節選其中數段,首段強調學習的永恆性和修身的重要性,作為所謂「君子」不但要博學,更要有「日三省吾身」的品德锻鍊。第二段寫為學需『善假於物』,利用萬物,能使人增長見聞、提升能力。第三段論外在環境對學習的影響,「君子居必擇鄉,遊必就士」。第四段「言有招禍也,行有招辱也」,寫君子當慎其所學。第五、第六段說明學習應當循序漸進,日積月累,持之以恆,始能有成。第七段論為學的目的、順序與科目。最末段指君子和小人做學問的差異,指為學在修持自已。全篇文句運用上大量運用譬喻和排比句法,文意正反對照,結構嚴謹,說理雄辯。

 

原文

 

一.

君子曰:學不可以已。青,取之於藍,而青於藍;冰,水為之,而寒於水。木直中繩,輮以為輪,其曲中規,雖有槁暴,不復挺者,輮使之然也。故木受繩則直,金就礪則利;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,則知明而行無過矣。故不登高山,不知天之高也;不臨深谿,不知地之厚也;不聞先王之遺言,不知學問之大也。干、越、夷、貉之子,生而同聲,長而異俗,教使之然也。

二.

吾嘗終日而思矣,不如須臾之所學也。吾嘗跂而望矣,不如登高之博見也。登高而招,臂非加長也,而見者遠;順風而呼,聲非加疾也,而聞者彰。假輿馬者,非利足也,而致千里;假舟檝者,非能水也,而絕江河。君子生非異也,善假於物也。

三.

南方有鳥焉,名曰「蒙鳩」,以羽為巢,而編之以髮,繫之葦苕,風至苕折,卵破子死。巢非不完也,所繫者然也。西方有木焉,名曰「射干」,莖長四寸,生於高山之上,而臨百仞之淵。木莖非能長也,所立者然也。蓬生麻中,不扶而直;白沙在涅,與之俱黑。蘭槐之根是為芷,其漸之滫,君子不近,庶人不服。質非不美也,所漸者然也。故君子居必擇鄉,遊必就士,所以防邪僻而近中正也。

四.

物類之起,必有所始。榮辱之來,必象其德。肉腐出蟲,魚枯生蠹。怠慢忘身,禍災乃作。強自取柱,柔自取束。邪穢在身,怨之所構。施薪若一,火就燥也,平地若一,水就溼也。草木疇生,禽獸群焉,物各從其類也。是故質的張而弓矢至焉;林木茂而斧斤至焉;樹成蔭而眾鳥息焉;醯酸而蜹聚焉。故言有招禍也,行有招辱也,君子慎其所立乎!

五.

積土成山,風雨興焉;積水成淵,蛟龍生焉;積善成德,而神明自得,聖心備焉。故不積蹞步,無以至千里;不積小流,無以成江海。騏驥一躍,不能十步;駑馬十駕,功在不舍。鍥而舍之,朽木不折;鍥而不舍,金石可鏤。蚯螾無爪牙之利,筋骨之強,上食埃土,下飲黃泉,用心一也。蟹六跪而二螯,非虵蟺之穴,無可寄託者,用心躁也。是故無冥冥之志者,無昭昭之明;無惛惛之事者,無赫赫之功。行衢道者不至,事兩君者不容。目不能兩視而明,耳不能兩聽而聰。螣蛇無足而飛,梧鼠五技而窮。詩曰:「尸鳩在桑,其子七兮。淑人君子,其儀一兮。其儀一兮,心如結兮。」故君子結於一也。

六.

昔者瓠巴鼓瑟,而沈魚出聽;伯牙鼓琴,而六馬仰秣。故聲無小而不聞,行無隱而不形。玉在山而草木潤,淵生珠而崖不枯。為善不積邪,安有不聞者乎?

七.

學惡乎始?惡乎終?曰:其數則始乎誦經,終乎讀禮;其義則始乎為士,終乎為聖人。真積力久則入,學至乎沒而後止也。故學數有終,若其義則不可須臾舍也。為之,人也;舍之,禽獸也。故書者,政事之紀也;詩者,中聲之所止也;禮者,法之大分,群類之綱紀也。故學至乎禮而止矣。夫是之謂道德之極。禮之敬文也,樂之中和也,詩、書之博也,春秋之微也,在天地之間者畢矣。

八.

君子之學也,入耳乎,箸乎心,布乎四體,形乎動靜。端而言,蝡而動,一可以為法則。小人之學也,入乎耳,出乎口,口耳之間則四寸,曷足以美七尺之軀哉!古之學者為已,今之學者為人。君子之學也以美其身,小人之學也以為禽犢。故不問而告謂之傲,問一而告二謂之囋。傲囋,非也;君子如嚮矣。

注釋

j 屬:請託。

k 孟嘗君;姓田,名文。戰國齊公族,相齊,封於薛。好養士,為戰國四公子之一。

l 居有頃:過不久。居,停留。有頃,短時間。

m 長鋏歸來乎:長劍回家吧。來,助詞。

n 揭:高舉。

o 過:拜訪。

‡ 為家:養家。為,維持、養護。

ˆ 出記:發布公告。記,公告。

‰ 計會:即今會計。

Š 責:「債」的古體字。

(11) 謝:道歉。

(12) 憒:昏亂。

(13) 懧:同「懦」,懦弱。

(14) 約車治裝:裝備車輛,整理行李。「約」:整束。

(15) 券契:債券、契約。

(16) 市:購買。

(17) 合券:核對券契。

(18) 起矯命:發布假命令。矯,假的。

(19) 下陳:古代殿堂下陳放禮品、站立侍妾的地方。在此借指後宮侍妾。

(20) 賈利之:像做生意一般地從人民身上圖利。賈,音ㄍㄨˇ。作買賣。

(21) 齊王:指齊湣王。西元前三二三年至西元前二八四年在位。

(22) 就國:回到自己的封地。

(23) 金:指銅。下文「黃金」,則指黃銅。

(24) 梁:即魏國。魏國在惠王時遷都大梁(今河南省開封市西北),故又稱。

(25) 先驅:先行趕回去。

(26) 齎;持物贈人。

(27) 文車二駟:繪有文采的馬車兩輛。駟,音ㄙˋ。用四匹馬拉的車輛。

(28) 服劍:佩劍。服,佩帶。

(29) 封書:原為彌封信函,引申為寫信。

(30) 被於宗廟之祟:遭到祖先降災。被,遭受。宗廟,指齊先王的宗廟。祟,鬼神帶來的災禍。

(31) 顧:回視,引申為思念。

(32) 纖介:細微。纖,細。介,通「芥」,小草,引申為微小。

 

已:停止。

取:提煉。

藍:蓼藍,一種草的名稱。其葉可作染料。

中:符合。

繩:木工用的墨線。

輮:使直的東西彎曲。

規:圓規,量圓的工具。

槁:枯乾。

暴:曬。

挺:直。

金:金屬作的刀劍。

礪:磨刀石。

參:檢驗。

省:反省。

知:智。

溪:山澗。

先王:古代帝王。

干、越:春秋時期的國名,於今江蘇、浙江一帶。

夷、貊:指東方與北方的邊疆民族。

靖:安。

共:看重。

好:愛好。

介:助。

景:大。

嘗:曾經。

須臾:片刻。

跂:踮起後腳跟。

疾:壯,此處指聲音宏亮。

彰:清楚。

假:憑藉。

檝:船槳。

能水:耐水。

絕:此處指渡過。

善:擅長。

蒙鳩:一種體型嬌小,羽毛呈赤褐色的小鳥。

葦:蘆葦。

葦苕:蘆葦的嫩條。

完:完備。

干射:一種草藥名。

仞:古代以八尺或七尺為一仞。

蓬:草名,又稱「飛蓬」。

涅:黑土。

蘭槐:一種香草名。其苗稱「蘭」,其根稱「芷」。

其:如果。

漸:浸泡。

滫:骯髒的水。

庶人:普通人。

服:佩戴。

遊:指交遊往來。

士:知識分子。

中正:適切正確。

起:發生。

始:根源。

象:似。

蠹:蛀蟲。

乃:於是。

穢:污穢。

構:造成。

薪:柴草。

濕:潮濕。此處指低窪的地方。

疇:同,一起。

質:古代一種箭靶。

的:箭靶中心的目標。

質的:此處指箭靶。

斤:斧。

醯:醋。

蜹:與蚊子類似的昆蟲。

神明:最高的智慧。

自得:自然達到。

蹞:半步。

騏驥:千里馬。

駑:劣馬。

駕:一天的行程。

舍:放棄。

鍥:用刀子刻。

鏤:雕刻。

螾:蚯蚓。

埃土:塵土。

黃泉:地下的泉水。

八跪:八足。原為「六跪」,螃蟹實際上有八足。

蟺:鱔魚。

躁:浮躁。

冥冥:幽暗,此處比喻埋頭苦幹的樣子。下文「惽惽」與此同義。

昭昭:顯著。

赫赫:巨大。

衢:十字路,此處指歧路。

螣蛇:古代一種傳說能飛的蛇。

鼫鼠:一種形狀像兔的鼠類。

窮:窮困,此處指沒有法子。

尸鳩:布穀鳥。

淑人:善人。

儀:行為。

一:專一。

結:凝結。此處比喻意志堅定不移。

瓠巴:傳說是古代擅長彈瑟的楚國人。

六馬:古代天子駕車用六匹馬。

秣:飼料。

邪:疑問詞,「吧」的意思。

惡:疑問詞,什麼,哪裡。

數:指課程程序。

義:原則

沒:死。

中聲:符合標準的樂章。

大分:總綱。

類:類比。此處指類似法律的條例。

綱紀:綱要。

極:頂點。

敬:敬重。

微:微妙。

畢:完備。

乎:於。

箸:積眝。

布:分布。此處指體現。

四體:四肢。此處指儀容舉止。

形:表現。

端:輕聲說話的樣子。

蝡:緩慢行動的樣子。

一:都。

則:才。

曷:何,怎麼。

軀:身體。

禽犢:家禽、小牛。古代的人常常將牠們當作禮物相互餽贈。此處比喻小人學了一點東西就到處賣弄,討人歡心。

傲:急躁。

囋:嘮叨。

嚮:同「響」,回響。此處指君子回答問題要適度。

 

 

語譯

君子說:「學習不可停止。」靛青,從藍草中提煉,卻比藍草更青;冰,由水凝結而成,卻比水更冷。木材很直,合於墨線的標準,把它水浸火薰輮成車輪,它的曲度就合乎圓規的標準,就算再晒乾,也不會重新挺直,這就是「輮」使它變成這樣的!所以木材接受墨線的矯正就變直,刀劍放在磨刀石上磨過就銳利;君子廣博地學習,每天以三件事反省自己,智慧就會清明,做事不會凸槌,沒有過失。所以不爬上高山頂上,不知道天有多高;不走到深溪邊邊,不知道地有多厚;沒聽過聖王留下的言論,不知道學問有多廣博!南方的邗、越和東夷、北貉的娃娃生下來哭聲相同,長大了風俗卻不相同,這是教育使他們這樣的!

我曾經整天空想,還比不上片刻的學習有益!我曾提起腳跟向前遠看,比不上登高看得廣遠!站在高處招手,手骨並沒有加長,可是很遠的人都看得見;順著風勢喊叫,聲音並沒有加快,可是很遠的人都聽得清楚。乘車馬的,並不是特別會走路,而能到達千里遠的地方;坐船的,並不是特別會游泳,卻能橫渡長江大河。君子天性和別人沒有不同,只是特別會運用工具罷了。

南方有種鳥,叫做「蒙鳩」,用羽毛築巢,用頭髮編紮,綁在蘆葦上。大風吹來蘆葦折斷,鳥蛋摔破了小鳥也死了。不是牠的鳥窩造得不好,只因築巢的地方不對,才這麼悽慘!西方有種植物,叫做「射干」,莖長四寸,長在高山上,面臨百丈深淵。並不是它的莖長,只因生長的地方使它看起來高大!蓬草生長在麻桿中間,不用扶它自然長得很直;白沙放在黑泥巴裡,會一齊變黑。蘭槐的根就是芷,如果泡在臭水中,做官的人不肯接近它,平民百姓也不會佩帶它。它的本質不是不香,只是浸泡的臭水使它發臭!所以君子住家一定要選擇所在,交遊一定要接近賢士,為的是防止壞事誘惑而接近中道!

事物的產生,一定有它的根源;榮辱的降臨,一定和人的德性相呼應。肉腐爛就生出蛆,魚乾枯而生出蠹蟲。懶惰驕傲忘記修身,紕漏就會來到。東西太過剛強,就會導致折斷;太過軟弱,就會受到束縛。行為歪斜骯髒,是怨怒聚結的對象。一樣的堆放柴木,火燒向乾燥的地方;一樣的平地,水流向低濕的所在。草木類聚而生,禽獸隨後群聚,萬物都是同類相聚的!所以掛起箭靶,弓箭就射過來了,林木茂盛,斧頭就跟過來了,樹木長成蔭涼,鳥群就飛過來休息,有酸臭腐壞的地方,蚋蟲就來成群聚生了。所以說話有時會招來災禍,行為有時會招來恥辱。君子要謹慎他的所學!

累積土石成高山,風雨就產生;累積水流成深淵,蛟龍就滋長;積聚善行成為美德,自然達到心智澄明的境界,聖人的修養也就具備了。所以不一步步累積,就無法走到千里之遠;不積聚小水流,就無法成為江海。千里馬一跳,無法超過十步;劣馬走上十天也能達千里,成功在於不停的走走走。只雕刻一下就丟開,朽木不會折斷:不停的雕刻,金石也可以雕鏤成型。蚯蚓沒有銳利的爪牙,沒有堅強的筋骨,能夠向上鑽食土壤,向下喝飲泉水,這是因為心思專一的緣故!螃蟹有六隻腳,兩隻螯,但是除了蛇鱔的洞穴,沒有寄住的地方,這是因為心思浮躁!沒有專默的心志,就沒有明顯的智慧;沒有精誠的行事,就沒有顯著的成果。在交叉路口徘徊的人永遠不會到達目的地,同時事奉兩個政黨的人不會被包容。眼睛不能同時看兩種景物都看得清楚,耳朵不能同時聽兩種聲音都聽得仔細。飛蛇沒有腳卻會飛,鼯鼠空有五種技能卻因不能專一而沒半步。詩經上說:「桑樹上的布穀鳥,很專一的餵養七隻小鳥。仁人君子,行事也要專一,行事專一,用心就堅固如同繩結。」所以君子為學要專一!

古早時瓠巴彈瑟,水中的魚都浮出來聆聽;伯牙彈琴,正在吃草的馬都抬起頭來靜聽。所以聲音無論多小,沒有聽不到的;行為無論多隱密,沒有不曝光的。山中有了玉石,草木都明顯潤澤;水中生了珍珠,河岸就不會乾枯;行善只怕不能持久,如果能持久,積德哪有不被人知道的?

做學問要從哪裡開始?到哪裡結束?可以說:方法從讀經書開始,到讀禮書結束;目標從做士人開始,到成為聖人為止。真誠力行久了就能深入研究,有心得,學習一直要到死才停止!所以求學的方法有結束的時候,至於求學的目標,那就片刻都不可放棄!能如此為學,就是人;不能如此為學,就淪為禽獸了。

  君子做學問,從耳裡聽入,記存在心中,充滿全身,而表現在行為動作上。甚至細微的言行舉止,都可以成為眾人的模範。小人做學問,耳朵進入,嘴巴出來,口耳之間只有四寸的距離,怎麼能夠用來美喻堂堂七尺長的身軀呢!古代的人做學問是為修煉自已,現代人做學問是為了向別人炫耀。君子為學用來進德修業,小人為學是當做獵取功名利祿的工具。因此別人還沒有發問就告訴他,叫做驕傲急躁,只問一件事卻回答兩件事,叫做囉唆。驕傲急躁和囉唆都不好。君子答問時都要有如鐘聲回響一樣穩重。

 

 

賞析

本文選自《荀子》首篇〈勸學〉,內容旨在闡明荀子的學習觀點。《荀子》一書現存三十二篇,內容保存了荀子的思想,也為先秦諸子各家學說的研究提供了寶貴的材料。

〈勸學〉為論說文。荀子談論某個議題時,往往能從不同的角度立說,將論點集中,故荀子的文章常表現出據題說理的議論特色。其中主要包括:善用譬喻,〈勸學〉雖然是議論文,但也並不表示荀子不注重語言藝術,荀子善用譬喻,常將論題形象化,使傳達的意思更為深刻。此其一。除了議論說理外,荀子也常運用對偶和排比的修辭法,語言精鍊且層層深入,運用整齊勻稱的句式與滔滔不絕的氣勢,使說理文章亦富於斑斕的文采。此其二。

勸學即勸勉學習之意。文章首先即揭示全文中心論點――學不可以已」,然後依此立說,依次闡明學習應持努力不懈的態度、紮實的學習和善於使用工具、學習環境、學習貴始、學習途徑及學習的重要性與目的。學習需要點滴積累,故應有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的學習態度。此外,學習環境也會影響人的學習,學習應有紮實的工夫和善於使用工具達到成效,學習的途徑並不局限於古代典籍,而學習的重要性與目的在於成為品德完全的君子。

文中藉由種種譬喻反覆強調學習的態度必須循序漸進,持恆專一。首先藉由「青出於藍」、「冰寒於水」兩個事例,說明後來居上的事實;接著指出木材經過加工做成車輪後,也無法恢復筆直的原狀。荀子重視學習與他的性惡說有關,他認為教育可以改變人性,因人具有認識客觀事物的能力,因此藉由後天的學習,以期達到化性為善的效果。

為進一步說明循序漸進,持恆專一的學習態度,荀子先以「積土成山」和「積水成淵」正面設喻,闡明進德修業同樣也要點滴積累,只要肯下功夫,不斷為善,養成高尚的品格,自然能「積善成德」,說明學習有賴持續地積累,只要不停止學習,就會具備聖人的思想品德。之後,文章從反面設喻,指出「不積」就無法「至千里」、「成江海」,正反對比,更明確地闡明學習是一個不斷積累的過程。最後列舉「騏驥」、「駑馬」、「朽木」、「金石」等正反對比的事物設喻,反覆說明成敗的關鍵不在於先天條件的好壞,而在於後天是否具有堅持不懈,用心專一的學習態度。 

     這段透過種種形象化的鮮明譬喻,強調學習應有態度的文字,其構思極為縝密。荀子欲說明「積善成德」的道理,於一個段落內即區分為三個層次,構思層層深入,語句也層層遞進,深入道理核心。文中先以「積土」、「積水」、「積德」的一組排比句,正面說明道理。接著,又運用了幾組駢句作進一步的闡釋。「不積蹞步……」和「不積小流……」為一組,從反面立論;「騏驥一躍……」和「駑馬十駕……」、「鍥而舍之,……」和「鍥而不舍,……」從正反兩個方面把堅持不懈的益處和缺乏毅力的壞處,闡釋得十分透徹。如此大量運用結構平行的句式,不僅深化了論述的內涵,更增添了文章的氣勢。 

    文中除了提出學不可以已」的學習態度外,學習也應抱持紮實的實在性和善於使用工具以達到成效。同時,荀子也留意到環境會影響一個人的學習。為說明這個道理,荀子同樣先透過「蒙鳩築巢」、「莖長四吋」、「蓬生麻中」、「白沙在涅」等形象化的譬喻,藉此指出君子「居必擇鄉」、「遊必就士」的道理。

接著,再次論學習貴始、貴不捨、用心一也的態度。世上各種物類的命運,

必與其自身的特性行為相應,以肉腐出蟲、魚枯生蠹、火就躁、水就濕等草木禽獸為喻,說明言行不當將招致禍辱,故君子應謹慎對待自己言行和立腳點。後又藉世間萬事萬物的經驗現象,指出君子學習之道,貴在不捨、用心一也之理。

在反覆說明為學的態度,貴在持衡專一,勤學不輟的態度,以及後天的環境也會影響一個人的學習之後,荀子藉由「學習的起點要從哪裡開始?又到哪裡結束?」學習程序上的提問,剖析古代各種典籍的內涵,並藉以說明學習的途徑。如《尚書》記載政事;《詩》收錄了符合樂章的詩歌;《樂》培養和諧一致的感情;《春秋》蘊藏的微妙道理,《禮》規範行為的綱要。這些典籍固然將天地間的萬事萬物全都完備地涵攝在內,但荀子認為學習一定要達到《禮》才算完成,才能稱之為具備了最高的道德。

然而,荀子並不以為人只要熟讀以上古代典籍,就能停止學習。荀子認為《禮》、《樂》雖記載法度,但未加詳細解說其中道理;《詩》、《書》記載的都是遠古的舊事,不切合當前現實;《春秋》文簡辭約,道理隱晦不明,使人不能迅速獲得理解。故於熟讀古代典籍之外,應該多加親近良師益友,從中學習,才能獲取廣博的知識,通曉世事,亦能養成崇高的品格。所以荀子在學習途徑方面才會反覆地說:「學莫便乎近其人」。

在總結全文之前,荀子再次強調學習應該徹底。能學得透徹,才能如天地般光明廣大,藉以說明君子重視品德的完全,這也是學習最終的目標。在荀子眼中,能將上述學習態度、學習環境、學習途徑等要點謹記於心,並予以實踐,則權勢利祿不能使人傾斜倒,人多勢眾不能使人改變初衷,任何事情都不能使人動搖意志。如此堅定原則,至死不渝,方稱之為有好的品德。有了如此好品德,才能站穩腳跟;能夠站穩腳跟,然後才能應付各種變化。能夠站穩腳跟,又能夠應付各種變化,這就能稱之為和天地同樣光明廣大的君子,君子重視的是品德的完成。

作者或名著介紹

  荀子(前313年-前238年),況,時人尊而號為「卿」;因「荀」與「孫」二字古音相通,故又稱孫卿。戰國時期趙國人,是儒家的代表人物之一,提倡性惡論,後人常與孟子性善論比較。荀況對重整儒家典籍也有相當的貢獻。《史記 七十四,荀卿列傳》記錄荀子於五十年始來遊學於,至襄王時代「最為老師」,「三為祭酒」。後來到楚國,春申君以為蘭陵(今山東蒼山縣蘭陵鎮)令,春申君死而荀卿廢,家居蘭陵,在此期間,他曾入秦,稱秦國「治之至也」。又到過趙國臨武君議兵於趙孝成王面前。最後老死於楚國。他曾經傳道授業,戰國末期兩位最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——韓非李斯都是他的入室弟子,亦因為他的兩名弟子為法家代表人物,使歷代有部分學者懷疑荀子是否屬於儒家學者,荀子也因而受到歷代學者的抨擊。《荀子》全書包羅極廣,張覺在他的《荀子譯著》說:「縱觀荀子全書,凡哲學、倫理、政治、經濟、軍事、教育,乃至語言學、文學皆有涉獵,且多精論,足以為先秦一大思想寶庫。

  荀子的思想偏向經驗以及人事方面,是從社會脈絡出發,重視社會秩序,反對神秘主義的思想,重視人為的努力。

孔子中心思想為「仁」,孟子中心思想為「義」,荀子繼二人後提出「禮」,重視社會上人們行為的規範。荀子的主要觀點是「隆禮重法」,「尊賢愛民」。他的思想和孟子的「性善」說相反,主張人性生來是「惡」的,「其善者偽也」(古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書「偽」與「為」相通,指心透過思慮、抉擇而後作出的行動,特別是在經過學習之後,就叫做偽,也就是禮義),須要「師化之法,禮義之道」,通過「注錯習俗」、「化性起偽」對人的影響,才可以為善,特別強調後天的學習。

  在哲學上,荀子反對天命、鬼神迷信之說,肯定了「天行有常,不為存,不為亡」,即自然運行法則是不以人們的意識為轉移的,主張「明於天人之分」的人定勝天思想。既說明規律的不可抗禦,也強調應發揮人的主導能力。

  荀子在政治教化上,主張「從道不從君,從義不從父,人之大行也。」荀子繼承孔子的地方,還在於他對於禮和師法的重視,堅持儒家「正名」之說,強調尊卑等級名分的必要性,主張「法後王」即效法文、武、周公之道。又由於主張「性惡論」,因此在一定意義上荀子成為後來出現的法家的開啟者。此外,荀子在經濟上主張「節用裕民,而善臧其餘」,提出強本節用、開源節流和「省工賈、無奪農時」等主張。為以後歷朝歷代所遵守,至今仍有借鑒之處。

   荀卿(約西元前三一三至西元前二三八年),名況,字卿,趙國郇邑(今山西省南部)人。戰國末期著名思想家、教育家,人稱荀子。漢朝人避宣帝諱,又稱其為孫卿。荀子是繼孔子、孟子之後的儒學代表人物,並且把法家思想注入儒學之中,其思想集中體現於《荀子》一書。

  據司馬遷《史記》記載,荀卿五十歲遊學齊國,勸諫齊閔王無效,一度離齊到楚。待齊襄王(西元前二八三至西元前二六五年)在位時,於齊國學術中心稷下學宮講學,廣泛接觸儒、墨、道、法、名家各派的學術。荀子德高望重,受到齊王的尊敬,三次出任稷下學宮「祭酒」(學宮之長),受封為「列大夫」,但後因遭受他人讒言,被迫離開齊國,遂奔走列國。

西元前二六六年,荀子應秦昭王之聘入秦,對秦相范睢稱秦國「百姓樸」,「百吏肅然」,肯定變法後的新氣象,堪稱治世典範。後來荀子又前往楚國,春申君用他為蘭陵(今山東蒼山縣蘭陵鎮)令,春申君死後,八十多歲的荀子不再出仕,退隱蘭陵,著書立說以終。

   荀子於蘭陵講學與著書時,韓非和李斯皆為其門下弟子,《荀子》一書亦於此階段完成。荀子雖繼承儒家的思想,但他並沒有全盤接受儒家學說;反之,荀子加以批判、融會儒家內部不同的思想,集儒家之大成,甚至集先秦哲學之大成,提出了「性惡」的人性論、「天行有常」的天論、「解蔽」的認識論等觀點,並且主張「化性起偽」、「隆禮重法」、「明天人之分」、「虛壹而靜」之說,荀子的思想雖為先秦儒家思想的歧出,但其說可謂集先秦思想之大成,不僅總結了先秦百家爭鳴所探討的重要問題,亦影響後世甚為深遠。

荀子死後葬於蘭陵,其墓又稱「蘭陵古墓」近年來中國為進一步弘揚荀子的思想文化,定於每年9月在荀子故鄉,山西安澤縣,隆重舉辦以「傳承‧開放‧和諧‧發展」為主題的中國荀子文化節。

 

作品的故事

 

春秋戰國時代,由於政治、社會、經濟制度產生根本性的變動,原本周朝的禮樂典章制度,也隨著時代的變遷,逐漸失效。原本為貴族所掌握的學術文化,流落到民間,形成私人講學之風的興起;士階層的出現,使得養士之風蔚為風行;鐵器的發明到廣泛運用,促進各項產業的蓬勃發展,改變原本單一的社會形態;紡織業的發展,促使書寫工具的進步,讓文字除了能寫在竹簡上以外,也能寫在絹帛上,便於抄寫、保存與攜帶,這種種歷史的因素,都促成諸子百家思想爭鳴的條件。

諸子學說於春秋時期開始發展,興盛於戰國末期,直到秦、漢一統天下時,才逐漸衰微,其中尤以儒家一派的思想,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最為深遠。先秦儒家的代表人物自孔子後,有孟子,稍晚還有荀子繼承並發展孔子的思想,他們所關懷的層面與當時其他多數的思想家一樣,都是緊扣著「人」的問題而發。面對春秋戰國時期,禮崩樂壞的社會現象,儒家本著「己立立人」、「己達達人」的淑世胸懷,對群體的生命付出真切的生命關懷與相應對治之道。

在春秋戰國時期這個社會急遽變動的時刻,種種歷史因素的促成,使得舊有體制遭受破壞,新的秩序尚未形成,此乃孕育諸子百家的時代背景。在這混亂的社會裡,諸子百家首要關心的是:亂世之中人該如何才能安身立命?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應該怎樣才能相處融洽?這類思考「該如何?」的問題,是屬於人倫「秩序」的規範問題。

為此,孔子舉出涵攝多種倫理道德價值的「仁」,作為人生追求的最高道德境界,並且推崇周禮的典章制度,提出以「禮」作為人們行為的規範。「仁」讓個人生命得到安頓,「禮」使群我之間達到和諧。無論安頓或和諧,都是出自對於「秩序」的嚮往,對於動盪時局的回應。

荀子發揮了孔子「非禮勿言,非禮勿視,非禮勿聽,非禮勿動」的「克己復禮」的思想。荀子認為「禮」的起源是為了能有節制地滿足人的欲求,禮義制度的作用在於「貴賤有等,長幼有差,貧富輕重皆有稱」。如此強調外在秩序的建立,勢必導向節制情欲的路上去,故建立「師法之教,禮義之道」的規範便十分重要,而「性惡論」的主張正是構成這個禮治規範的支撐點。

Reply